考柴网 » 综合 » 正文

那些支教的日子 支教有工资吗

2017-03-06 综合媒体

《我在日本当男优的那些日子》是由 创世中文网连载的小说。

我在贵州大山支教的日子:孩子你们还好吗?

那些支教的日子 支教有工资吗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

今天,看到朋友去临清了。

不久之前,朋友还为群里一位独自带着孩子在北京治疗白血病的坚强妈妈发出了5000元“微信红包”。

她们说: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巧克力的颜色;

她们说:请将捐款改成红包,是祝福,是支持,能量的传递,不是钱财的施恩。

今天阳光普照,她们带着微笑,像那些孩子的另一个妈妈。

2

周云蓬有首歌里唱到“不做中国人的孩子”,但孩子的命运就像蒲公英的种子,飞到哪里落到哪里,就在哪里生根开花,生在平原有沃土,生在高山有雨露,生在沙漠被炙烤,生在高原有寒风。

我也想起,曾经和我有过亲密接触的那些花儿,他们生在有雨露的高山,也决定了他们人生的道路就像那每天要走十几里来上学的山路,崎岖,多变,生满茅草与野树。

许多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在贵州山区支教了一段时间。

确切的说,那是贵州毕节杨家湾镇中学。我教初二语文。这张照片是我所教的那些可爱的孩子们。

我给他们读文,读诗,讲遣词造句,也讲海子和他的故事。还用我那五音不全的嗓子给他们唱歌。

不管你讲什么,他们都会很开心的听,很开心的笑。或许他们发现,这些外来的奇怪的老师们都不凶,都不讲课本,还都挺可爱的。

更可爱的,还是他们。

他们会给我们背来家里最好的土豆,那是他们日常的口粮,而把品相不好留下来自己吃;

他们会带着我们去山上玩,去本地未曾开发的原始溶洞探险;

他们会赶着十几里的山路每天准时到教室;

他们会在纸上写上知心的话送给老师;

他们会在离别时比我们哭的更加真诚,更加不加掩饰。

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说话语速很快的小个子,活泼好动,还给我起了个外号“馋嘴老师”,因为我在山上随地摘野果子吃。

支教的过程中总会有和你特别投缘关系特别好的孩子,他和我就特别投缘,他的家庭条件在那些孩子中不是特别差的,虽然一别无期,我觉得他现在应该在某个地方过着不错的生活。

3

这个地方的贫穷是不加掩饰的。

杨家湾中学的一个男老师,曾经骑摩托车带着我到当地的七星关大桥上看河看桥,在大桥的摊儿上买了两个煮鸡蛋给我,说这是好东西,请我吃。

而贫穷的地方往往伴随着孩子特别多和庙宇特别多。

上图的小破房房,你不会想到,在这里孕育了8个孩子:7个女儿和一个小弟弟。

一到晚上,家里大点的儿女们就要离开这个被向日葵包围的家,到村子里的亲戚们找住的地方。

杨家湾中学的旁边,就是一座寺庙。支教的那段日子每天都是被梵音叫醒,在操场上抬头能看到寺庙上空渺渺的青烟,能听到梵音吟唱的《大悲咒》一遍一遍永无止境。

当地的观音节更是壮观。依山而建的寺庙们燃起香火,漫山遍野都是渺渺的青烟。

人们从四处赶来,求子求财求好运,虔诚的脸印在腾空的烟火里。

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这种风俗还有没有继续存在着。

也不知道那里的人们还是不是继续被贫穷折磨着。

同样出身农村的我,本以为自己那里算是比较穷的地方了,来到这里才发现,贫困的标准永远不能以自己作为衡量。

4

毕竟,我们只是过客;毕竟,我们能做的事情太少。

或许,此时的那里早已是另一番模样了呢。

我还是记得那些美好的东西就好,比如慈祥的老人,空濛的山色,美丽的向日葵,马蹄印踏过的古栈道,还有,那些花儿们纯真的笑容。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