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柴网 » 考研 » 正文

女生出国读研一年变化 女生读研什么专业好

2016-10-26 综合媒体

一年

《一年》是孙智正创作的中篇虚构小说。

关于梦想 关于青春 关于老男孩

以前很厌恶那些周末在国关花钱租场踢球的中年人,他们言语粗俗,态度蛮横,宽松的运动装也掩饰不住他们松弛的肚腩,一笑起来就露出焦黄的牙齿和浮肿的眼袋。上场比赛五分钟就气喘吁吁汗如雨下,好不容易有机会拿球没带几下就丢了,只能在场边手撑膝盖弯着腰吐口唾沫喘口粗气,看年轻人奔跑过人射门得分。每次见到他们身上岁月留下的痕迹我都有一种恐惧,害怕自己衰老后也会变成这样子,这样臃肿笨拙,这样迟钝脆弱。害怕自己再也跑不快再也跳不高,被比我年轻的人远远地甩在身后。我渴望自己的生命力停留在这个最旺盛的阶段,不再走向衰老。但这种就只是幻想而已,高考之后时间仿佛过得飞快,转眼从一个南方小城来到北京,转眼又已在这个对我来说过于庞大的城市度过一年,从师弟熬成师哥。回头看看那些熟悉的面孔逐渐成熟,青春无敌的却早已变成了母校篮球场上的那些已经不认识的师弟们,看他们肆意挥洒这个年纪特有的荷尔蒙如同挥霍一堆不知面值的钞票般毫不吝啬,高考的压力让他们不知青春的短暂,却使这一过程更纯粹而充满诗意。他们还有资格待在瑰丽但脆弱的梦想里不被狗娘养的现实所玷污。我们,早已不是他们。我们明白自己会毕业会读研会出国会找工作,然后在大四会无数次醉倒在学校门口的小饭店,会深夜醉酒在宿舍楼下唱着情歌向某个暗恋的姑娘表白,会在学校的最后一晚喊一栋文传牛逼然后对着学校撒尿,然后会朝九晚五打卡上班凌晨一点熬夜加班,会找一个能过日子的姑娘凑合着,会挤着地铁挤着公交还着月供想着买车。显然,这比《老男孩》中主角的生活要体面得多,但仔细想想,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这就是我拼搏想要的结果吗,还是我早已甘于平庸,逐渐遗忘了心底的梦想。
梦想这东西就像酒一样,不能天天有,但又不能绝对没有。酒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梦想也一样。你不能天天做梦,但当某些事情触动你梦想的思绪,就会一直梦下去,至少在那一刻,你会深深地扎到梦想的尽头。生活的琐碎使人懒于思考,开始以为生活就该是平凡如此,年轻时的热血在步入社会后开始变得平淡,开始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无法改变许多事情,认定自己就该如此平庸。
梦想这个东西和社会中的进化论其实相抵触,选择了保留梦想意味着坚持心中和现实相矛盾的想法,这无疑会给我们追寻传统意义上的“幸福生活”的道路带来一些麻烦;但如果选择适应社会现实,是必要放弃梦想中较难实现的部分甚至是整个梦想,这样就造就了一部部只知工作没有目标的社会劳动机器,车贷房贷压得他们齿轮嘎嘎作响。
大多数人选择了后一种生活方式。其实平庸也不见得是坏事,坏的是心死。就是把梦想封存在一个角落一万年都不去动它。梦想的具体化就是爱好,爱好使我们最大程度地在生活中为梦想留有一席之地,看看那些踢球的中年男人,风雨无阻地在这片固定的场地训练比赛,纵然水平不济,体力透支,依然队服整齐,一脸认真,一遍遍演练着撞墙二过一、边路包抄这些经典战术,支持他们的,只是对足球的热爱。我曾有过足球梦,梦想自己进球夺冠、傲视群雄,但这始终只是一个美好的梦想而已,我明白自己的天赋没资

热点信息